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国内文化要闻

辩证看待美国博物馆的“非营利”

兼具公立性与私立性的第三种领域

 在美国,博物馆属于兼具公立性与私立性的第三种领域——非营利组织。

宋琦明

    日前,在美国纽约秋季亚洲艺术周期间,大都会博物馆委托纽约佳士得出售其馆藏的数百件中国瓷器,引起业内的广泛关注与争议。在中美两种文化形态中,由于不同的社会环境、法律环境、历史背景等因素,虽然博物馆、画廊、拍卖行、藏家等名词表述相同,但事实上对这些名词和社会角色的定义、彼此之间的关系、经营形态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以博物馆为例,在美国,博物馆既非公立(即政府)组织,也非私营企业,而是属于同时具有公立性与私立性的第三种领域——非营利组织。博物馆的公立性体现于所有资源投入都是以教育为根本目的,私立性则在于资源(尤其是资金)主要依靠私人捐赠。因此,与一般以营利为目的的机构不同,博物馆在享受减免税收等政府优惠政策的同时,其信托受托人(相当于营利机构的董事会成员)及工作人员要承担更高的行业道德标准,接受更广泛的监督——除本州检察长等政府部门以外,作为博物馆服务对象的广大公众也对博物馆行政管理、藏品管理与使用、资源使用等方面有监管权利。

    美国的博物馆与拍卖行,以及相关的艺术家、收藏家、画廊、私人交易商等有各种业务来往,这些个人与机构也会向博物馆做各种形式的捐赠,或以展览为目的出借藏品。在协商合作的框架下,博物馆内的不同部门可为他们提供专业咨询服务。然而在涉及艺术品定价及任何可能影响市场的情况时,博物馆会尽量保持距离,避免介入或参与。这种距离感主要是因为博物馆作为非营利机构的行业道德标准而产生的。

    据《非营利领导与管理手册》统计,美国非营利组织中,90%以上都是在1950年之后建立的。一直以来,美国民众对这一第三领域的存在非常引以为傲。通过向这些机构捐赠,不仅可帮助它们发展、让它们更好地为所在社区服务,同时也可以为自己抵消一些税收,这些特殊的利益是政府部门或私营机构无法实现的。

    经得起高标准监督的非营利机构自然得到公众及其它机构的信任与支持,在所处的行业中也就具有更高的声望与更大的影响力。所以,博物馆在文化艺术领域里成为高级文化的代表,他们的一些举动和评价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关联市场。例如:美国的主要艺术市场是由各类专业画廊控制的,从艺术家管理、定价、销售到再销售。画廊一般会把自己的客户划分成几个等级,博物馆和大藏家是一级客户,拍卖行和次一级藏家则属于二级市场。对待一级客户,画廊往往愿意向他们低价出售,然后以他们购买的事实去为同类艺术品做营销宣传,借此在二级市场和其它市场把价格抬高。

    但是,关于非营利组织行业道德标准的公开讨论,直到上世纪70至90年代才在美国社会中广泛进行。由于这期间出现了一系列公众举告非营利组织、慈善机构的管理人员(包括多位博物馆馆长)用机构财产谋求私利的案件,这些案件的法庭裁决逐渐形成非营利组织的行为标准。上世纪90年代以后,在美国各州检察部门、媒体及普通民众的监督下,非营利组织的经营与财政报告更加透明,行业道德要求也更高。例如:在2006年前后,世界最大的博物馆体系——史密森尼博物院里有多位高级官员因为不正当目的使用机构资金而离职。

    捐赠是博物馆获得藏品的主要途径,也是体现博物馆伦理和道德的一个重要方面。美国公众和机构在向博物馆捐赠藏品后,需要从博物馆获得一个价值评估和认证,以此向联邦政府申请抵税或减税(在精神层面上,许多人也以博物馆接受自己的捐赠为荣)。博物馆如有故意抬高藏品价格的嫌疑,会被联邦税务部门调查是否协助个人或机构逃税。除捐赠外,博物馆获得藏品的途径还包括交换和各种形式的购买。当博物馆作为买家参加拍卖时,常以匿名的方式出现,原因之一就是减少或避免对价格的影响。

    此外,在有需要时(例如外借藏品要通过估价来购买保险),博物馆会参考市场交易情况或咨询相关机构(如拍卖行)对自己的藏品进行定价,但会小心回避任何参与定价的可能。因为参与市场定价不仅与非营利机构本质不符合,也会影响其接受藏品捐赠时所做的价值评估的可信度。

    体现博物馆伦理与道德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出售永久藏品。2008年济危机后,美国有不少博物馆因为资金问题面临选择出售部分永久藏品的艰难决定。对于博物馆来说,出售永久藏品是一个需要重新检讨典藏目的以及行业道德标准的严肃过程,也是一个容易受到同行业专家学者以及普通民众非难的决定。这不仅有使用藏品赚钱的嫌疑,还将剥夺大众通过展览、学术研究、教育活动等形式享有此藏品的权利。

    因为拍卖本身的特点,拍卖行成为博物馆公开、公正出售永久藏品的主要途径。所以,佳士得纽约分公司提及的300多个博物馆客户,是喜是悲,还要从不同角度考量。例如今年10月,佳士得帮助俄亥俄州托莱多艺术博物馆拍卖销售近70件两千至五千年前的古代文物。尽管多位考古学、人类学及历史学教授提出了反对意见,甚至拍品来源地之一——埃及和塞浦路斯政府因为个别藏品的重要历史意义,建议博物馆保留或归还,托莱多艺术博物馆还是以其典藏主题的转变、藏品中同类文物的冗余度、保护此类文物资源有限及资金需求等多种原因,通过了出售部分永久藏品的决定。这次拍卖会或将成为博物馆教育中讨论很久的一个案例。

    (作者系美国伊士曼博物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