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学术前沿» 文化理论前沿

张宁: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若干思考

  城镇是现代文明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生活方式,推进城镇化是必然之路。但是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将面临诸多难题和考验。1、制约人口城镇化的主要障碍变得复杂。伴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中国的社会组织也将得到很大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会出现很多矛盾,比如人地矛盾、户口问题、子女受教育问题等。当前制约人口城镇化有两大障碍:一是制度障碍,体现在户籍制度以及附加在户籍背后的城乡分割的社会保障体系;二是新的经济门槛,体现在我国住房价格高企。两大因素阻碍了农村人口进城。解决好这两个问题,需要对户籍制度进行改革,同时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户籍制度的改革程度,关键在于未来城乡居民社会保障的均等化程度。农村居民要能够自由迁移、自由在城乡寻找工作和生活场所,就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制度设计,这是城镇化体制机制能否取得突破的关键。2、主流思想文化受到冲击。在城市与农村文化激烈的交锋中,到底是小农经济为主的农村文化融入城市工业主义文化之中,还是城市文化作出各方面改变,还需要去探索。3、地方投资冲动和过度建设。传统城镇化建设能够吸引大量投资,拉动地方GDP的增长,造成各地园区热、新区热、规划区热持续不减。面对即将启动的新一轮城镇化,在现有土地制度、财税制度改革没有取得重大进展的情况下,各级地方政府容易重蹈覆辙、大搞“造城运动”,其结果很可能是:短时间内的投资和财政收入上去了,但以就业、收入、社会福利为内容的民生建设却没有得到相应改善,从长远发展来看,会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而且,过度建设只是重走过去的老路,是违背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本的核心要素的。

  把握城镇化的历史发展规律。在制定规划时要考虑到中国国情,建立多层次并且协调发展的城乡发展体系。从世界城镇化发展的规律来看,当城镇化率处于30%到70%之间时,仅仅是城镇化中期阶段,发展速度相对较快。我国的城镇化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阶段,需要积极推进,但又不能急于求成。要按照新型城镇化的要求,做好顶层设计,制定好新型城镇化中长期发展规划。要在户籍、土地、公共服务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把城镇化最大潜力和改革最大红利结合起来,形成叠加效应,中国经济就有持续增长的动力。

  以人为本是新型城镇化的根本价值遵循。目前,中国农民工已进入代际转换的重要时期,正处在第一代农民工向第二代农民工快速转换的后期。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村户籍人口——新生代农民工逐渐成为主体,但受歧视、报酬过低、权益得不到保障、难以融入城市社会等问题却长期得不到解决,对新生代农民工的心理产生了强烈的冲击。长远来看,这种现象会造成社会的潜在威胁。农民工是城镇化过程中的主要人口,城镇化的重点和主线就应是推动农民工的市民化,通过不断地促进消费需求提高,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不断增长来促进农民工的市民化。要解决这些问题,可以优先解决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不断推进城乡之间的公共服务均等化,努力消除不利于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障碍和政策壁垒。比如,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让农村人口进城落户更便捷,并与城镇居民享有同等权利和义务;实施居住证制度,努力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等等。总之,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通过积极调整与改革,可以使得公平之门在制度和政策层面逐步打开,最终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够享受到改革和发展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