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学术前沿» 文化理论前沿

李世敏、吴理财:以公共文化服务来理解“展示政治”

  政治离不开展示,几乎一切政治行为都意欲向人们展示什么。事实上,无论是在传统的政治领域还是在所谓的现代政治之中,展示政治几乎无处不在。展示政治既是展示与政治“互嵌”而形成的一种现实存在,同时也是从展示的视角对政治的一种新解读。展示政治可以通过建筑、文本等展示载体表达一种政治姿态、传播一种政治理念、释放一种政治信号,从而引导受众达到预设的政治目的,当然受众也会对展示政治进行能动性“解码”,而不会完全受之操纵,因此,现实生活中的展示政治也是有限度的。

  随着人的主体性崛起,当代政治出现了一种文化政治的“转向”。在西方文化政治研究领域有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就是“展示政治”,而在现有的学术研究中,“展示政治”又是从“展览政治”中延伸而来的。然而,无论是西方的研究,还是我国台湾地区的研究,基本上是从艺文展览方面对展示政治进行探讨,研究的视域较为狭窄。在中文语境下,展示是对展览的延伸,展示比展览具有更加广泛的使用范围。展示政治是从展示的视角对政治的研究。

  从公共文化服务的政策、建筑以及宣传等方面,可以对展示政治做一个探索性论述。首先,从公共文化服务政策方面来说,政策可以表达一种姿态,一旦确定下来有利于构成一种情境,未来的一系列决定都将围绕这一情境中作出。公众通过公共服务了解政府,政府也运用公共服务争取公众,公共服务形象是整个政府形象的客观基础。

  其次是公共文化服务硬件设施的建设与更新和公共文化建筑的发展,它们以其直观的形象“诉说”着政府的政绩,并以其公共性质展示着“服务型政府”形象。

  第三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宣传,具体表现为对典型成功案例的宣传青睐,对大型、群体性活动的宣传偏好,对体制机制创新的宣传倾向,以及对标准化等公共文化服务“现代化”的宣传热衷等等。所有的宣传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对成绩和亮点的展示。

  展示政治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行为,政治展示的受众不是被动消极的,他们会结合自身的处境对展示进行能动性解读,甚至形成他们自身的“隐藏文本”。如果不注意到这一点,展示的意涵往往会扭曲、变异甚至弄巧成拙,背离其初衷。

  总而言之,“展示政治”就是展示主体借助建筑、文本和活动等各种展示载体来设定特定的“剧场”,然后主动展示出自己希望别人接受的印象或理念,争取受众对此作出积极的评价和回应的政治策略,“展示政治”本身就是一种统治和治理艺术或策略。“展示政治”源于政治中“展示”要素的发现,政治生活中展示的广泛运用和渗透,使得“展示政治”不仅成为一个重要的政治现象,而且也是一个重要的政治分析视角。(据李世敏、吴理财: 《展示政治:以公共文化服务来理解》, 《学习与实践》,2016 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