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学术前沿» 文化研究个案

赵凤兰:污言秽语已成为网络亚文化的一道新景观

  从爆红网络的papi酱、以“嘿嘿嘿”重出江湖的费玉清,到污力十足的《奇葩说》《火星情报局》、台词劲爆的《太子妃升职记》……当前,一种号称“油而不腻、黄而不淫”的“污言秽语”盛行于网络,成为引燃话题效应和娱乐经济的新沸点。这些节目大打擦边球,用经过改装后的荤段子以及移花接木、含沙射影、一语双关的文字游戏暗示挑逗观众,掀起一场场网络话语狂欢。

  作为一种与雅文化相对立的现象,污言秽语已成为当前网络亚文化的一道新景观。许多网民追腥逐臭,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快感中,享受着激情的放纵、欲望的劲舞和自由言说的快慰。对于污言秽语的传播和扩散,有人认为它只是逗逗趣、过过嘴瘾而已,不必较真。但“污”在分寸上难以把握,正所谓增一分是色情,减一分是造作,处理不好就容易变成性骚扰。越来越多的网剧和综艺节目因拿捏不好幽默与媚俗的界限,而滑向以卖腐泼污刷存在感,靠猥琐的性暗示和露骨的黄段子取悦观众的堕落泥沼中。“污”本来带有自我贬损之意,但许多网剧和综艺节目竟主动与“污”扯上关系,走一条以“污”为荣的道路。这背后其实是唯利是图的商业动机在作祟。如同火锅汤里放罂粟壳,容易让人兴奋上瘾一样,节目和影视剧里设置一点似是而非的黄段子和暧昧台词,就能借低俗内容形成话题效应,通过博出位一炮而红。

  诚然,文化不是精英们的专利。这个社会既要有阳春白雪,又要有下里巴人,既要有雅文化,也要有俗文化。但通俗不代表低俗,感官的刺激不代表精神的快乐。如今,我们虽然已不再“谈性色变”,但如果将一些只限于恋人夫妻间的暧昧情话、床笫之私变成社交话题肆无忌惮地公开宣扬,甚至披上市井文化的外衣在影视综艺节目中登堂入室,不分长幼地大肆传播,长此以往,最终将演变成社会道德的沦丧和价值观的倒戈。

  人们如果在这样的语言氛围里浸润得太久,他们的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将受到污染。年代久远下来,使我们多数人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道德的勇气,一切事情只凭情绪和直觉反应,再不能思考。一切行为,都没有是非曲直,没有对错黑白。颠覆正统、解构崇高的污言秽语,必将对当前主流话语体系的构建形成某种伤害。污言秽语招摇过市,其背后所折射的是大众文化的苍白及人们精神世界的贫瘠,暴露出主流文化的薄弱地带和网络世界中的反文化现象。“污”除了将人们的身体和灵魂掏空,使之沉迷于意志消沉的颓废状态外,还有可能将理性文明的社会引入群氓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