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学术前沿» 文化研究个案

王兴东:电影立法应将“剧本及创意”纳入核心条款

  近日,国务院通过《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成为电影业内热议的话题。该“草案”规范了电影的行政审查、电影发行放映、电影产业保障,细到电影院要遵守消防和公共卫生等都列入其法。但是,认真读来,却发现对于电影产品赖以生存的“电影剧本”的开发、保护及合法使用,以及尊重剧本和原创作者的著作权益,并没有纳入本法。笔者认为,世界电影产业的共同危机是缺好剧本、好故事,自主原创是一切知识经济产业的核心竞争力。电影制作企业与剧本著作权人的法律关系应该在立法中有所规范。为此,建议在立法中将“剧本及创意”专设一章,该章节应包含以下内容。

  1、应该规定“电影剧本版权授权书”原则。剧本的版权是电影的原生版权,是用于立项与融资的根本。只有电影剧本版权的合法性,才能确保电影产品的合法性。著作权授权许可使用制度是世界版权制度铁打的法定原则。笔者注意到,“草案”中13次强调政府的“电影公映许可证”,却没有一处关于“电影剧本版权授权许可”的条款。立法应该尊重统一性原则,不能只维护政府的许可权而忽视剧本使用的许可权。

  2、应该规定电影作品确保编剧和原创者的署名权。当前电影电视均出现署名混乱无序状态。世界电影少有像中国影片在片首冠名那么多的总顾问、总策划、总统筹、总监制、总制片,统统位于编剧署名之前,编剧和原创者作为电影版权的首位权利人,理应署名在先。而当下中国无论是影片还是海报,大量出现抹煞编剧署名,有意将编剧署名淹没在一堆没有独立版权的众人之间,突出明星和导演在影片的署名,甚至导演署名为其个人作品,要知道演员和导演是没有独立版权的,他们属于二度创作者。另外还有个怪象,影片署名泛滥,茶水、司机及剧组所有人员,统统署名。电影署名的混乱无序,淹没了真正的原创作者,看过电影不知道是谁编剧的?立法就是要规范电影的署名序列和署名标准。

  3、依法规定维护原创作者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电影剧本经制片者购买完整版权后,未经剧本著作权人同意不得另请他人、演员、导演歪曲和篡改其主题。即使转让权利后,原作者依然有权要求维护自己的权益。演员改,导演改,枪手改,改得面目全非,极大损害原作者权益和声誉。电影立法应当尊重和保护原创作者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天下没有不需要修改的剧本,但是必须要经原创作者授权。

  4、应该规定原创作者对电影衍生产品的权益。美国编剧罢工后,争取到影片在手机和网络播放,编剧分得2.5%利润的权利。中国编剧几乎没有享受过任何衍生产品的权益,“草案”中未涉及源头与衍生的权利,模糊了原创与制片企业的法律关系。电影完成后,再改成其他形式的文艺作品及衍生产品等,也必须经原作者授权。原作者对于自己的创意作品,拥有永久性控制权和终极影响力。

  5、应该规定国家和各级政府建立扶持原创剧本的基金。建立原创剧本申报评审制度,依法资助和鼓励作者深入生活、开发新剧目,重奖原创者,抵制跟风抄袭、翻旧重拍、闭门造车,提升原创的质量,提高核心竞争力,这是促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克服无米之炊的有效出路。

  6、电影行政审查应该防范侵害原创者权益。凡侵害原作者和编剧的署名权,拖欠剧本酬金未付清的,均属于侵权行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36条,电影行政审查对损害利害关系人(原作者)权益的,应当告知利害关系人,听取其陈述和申辩,不得在不告知利害关系人情况下发放行政许可。

  7、国家应该支持建立电影剧本创意注册中心,依法保护公民的电影故事创意。另外,在备案立项中,各级行政管理部门,有为著作权人维护其创意不被剽窃抄袭的义务。电影精品出自精品剧本,没有剧本原创就没有电影产业之路,因此,新中国首部电影法规应该将剧本创意置于首要规范的法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