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资讯» 学术前沿» 文化研究个案

舒圣祥:大城市“人多”只是病状不是病因

  如果“大城市病”确实是种病,“人多”充其量只是病状,而不是病因;将药方开在治“人多”上,实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人总是跟着资源走。一个地方之所以人特别多,可能是因为工作机会多,比如前些年的东莞;也可能是因为公共资源多、公共服务好——我相信,那么多人选择北京,绝不是因为喜欢那里的雾霾和沙尘暴,而是因为他们觉得个人发展的机会在那里,因为全国最好的资源都聚集在那里。因为资源过度聚集,因为地域发展失衡,因为公共福利悬殊,所以“人往高处走”,这是必然的规律,也是“大城市病”的根源所在。要解决这个问题,光靠设置各种进入门槛去“堵”肯定不行,必须从“单中心,摊大饼”的资源过度集中发展模式上改起。

  通过分流城市资源来分流城市人口,这应该是最基本的思路。具体的做法,可以是东京、首尔等大城市普遍采用的“城市副中心”模式,将行政资源、教育资源、医疗资源以及国企单位等,向周边的卫星城和城市群转移,通过资源外迁、资源共享、分工协作实现多中心组团式发展。当然,解决资源分配不均衡、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更需要全国一盘棋通盘做考虑。“大城市病”应该对资源过度集中的大城市独吃模式形成倒逼,而不是高筑人口准入门槛;“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以证管人”说到底都是治标,要解决“大城市病”,要鼓励“逃离北上广”,关键还得公共资源分流,还得公共福利补齐。